上海盛素电气科技有限公司

提交需求|联系我们| 请电800-5454-878

耳雅 邦相爷奇谋 结果

发布时间 :2018-12-06 08:58

  “你不要皇位?”辕珞吃惊,“他殷寂离比你的皇位还重要?你辕冽二十多年流血流汗打拼下来的江山不及一个殷寂离?”

  辕冽听后沉默良久,叹了口气,“辕珞,你真是一点都不了解寂离,他如果真是这样想,会正大光明娶了齐灵,不会让给你也不会迁就我。我明白了,是你对齐灵太过分,惹怒了她,她爱恨交加给寂离下了药,准备来个鱼死网破,是吧?”

  辕珞愣在原地看着辕冽,眼中渐渐堆积出不甘和愤懑,“是啊……你俩配!寂离如果真对你情深意重怎么不等你?自己跑了?!”

  “他是跑了。”辕冽轻轻叹了口气“他怕,怕我变得跟蛮王一样,变成一个陌生人、一个昏君。如果一早蒋云也能像他一样硬起心肠出走,蛮王一定回去找他的,毕竟他们才是真正受伤害的人,不是我们。辕珞,你不配喜欢他。”

  辕冽蹲下,看了看辕珞,伸手一把提着他的衣领子,拽着他进入建造在寂园南边的祖宗祠堂。将辕珞往地上一推,单手一把银刀插在他身边,“辕珞,我要你对天发誓,善待百姓、并且永远忘掉我和殷寂离,再不纠缠,不然的话,无论何时何地,我都能叫你身首异处!”

  辕珞才明白,原来辕冽之前的冷冽,还含着几分大哥的纵容,如今完全弃了兄弟情分,神算子中特,才是那个在战场上,令敌人闻风丧胆的辕冽。

  辕珞鬼使神差一般,跪在祠堂里指天发——善待黎民做个好皇帝,从今以后再不找辕冽和殷寂离的麻烦,否则断子绝孙,死无葬身之地。

  辕冽出了门后,别过辕家军众将士,将兵权全交给了齐亦,随后又别过季思,请他好好辅佐辕珞治理天下。最后拜别了父母,跨马提到,离开乐都,于茫茫人海之中,寻找寂离去了。

  不久之后,辕珞正式登基成为皇帝,但他却是最被嘲笑的一个皇帝,用心爱之人换江山的说法,很多臣子都知道,对他不屑。

  之后的辕珞他男女不忌,在后宫之中养了几房妃宠,但都要有一个特点,就是眉眼之间与寂离有几分相似的。

  而从那天开始,辕珞竟然开始宠幸齐灵,偶尔同房,很有些皇后待遇。可后宫人满为患,寂园却始终空着,辕珞极薄情,今日还宠幸,明日可能就进入冷宫了。后宫妃嫔都知道,他们的皇帝,心中想的是别人。

  另外,辕冽还有个怪异癖好,广寻天下丹青高手,绘制寂离的画像,并且将他与众妃子的房事绘制下来,还要将妃子改为寂离,绘制成册日日观赏,又要换成寂园背景。仿佛是他与寂离日日都在寂园之中快乐生活一般。辕珞后来精神也渐恍惚,病势沉重……不过他倒是不昏庸,精明得很,只不过无心朝中事务,反正他这个皇帝也没有兵权,无非是个摆设。

  内政辕璟专权,外务又有齐亦把持重兵,辕珞只顾着养病,以及暗中筹划着什么,至于他真心在想什么,却也是无人能琢磨透。

  原本朝野之中以为辕珞必然高兴,可不料辕珞却在齐灵产下一个健康男婴后,将她打入冷宫,终身不得出宫。

  “叔叔你是谁呀?”小娃娃见那人怀里有个拨浪鼓,就伸手抓了一把,咯噔咯噔转了两下,“啊,乾卦,咱俩是有缘人么?”

  “切。”怪人撇撇嘴,“陈夫子算什么,这书够你看个一年半载了,明年我再给你送来别的,记住了,什么都学,别学算命!”

  “需知道人有千算,天只一算,这做人知道曾经就行了,别知道以后,活得太累!”怪人叽里咕噜说了一通,小孩儿倒是听懂了,点点头,“谢谢叔叔。”

  怪人跑进了远处的林子,将斗篷扒拉下来,斗笠拿下来扇扇风,扛那一大袋书快沉死了。露出本来面目,极漂亮一张脸,可不就是殷寂离么?!

  且说这五年,殷寂离走遍大江南北,博览群书,他又会算命脑子还好使,上哪儿都不缺钱,每天东来西往倒是也不寂寞,起码不想就不寂寞。

  他知道,小黄一出生就被辕珞派人送到了这穷乡僻壤,给了一户好心人收养,生活安逸富足,他性子也很恬淡,每日除了看书还是看书,他爹也不让他干活。

  寂离从他会走路开始,就总也悄悄来瞄他几眼,这孩子是他和齐灵生的,漂亮极了,跟个小菩萨一样,就喜欢坐着看书,有时候抱个猫看,有时候靠着大狗看,总之特别安静。

  到了林子里喘匀气,寂离拿出水袋喝口酒,心说那孩子最后好像说了“叔叔们再见……哪儿来的们?分明就是他一个啊。别是小娃娃年纪小小就眼花了?!那可不得了。

  想着上哪儿找找贺羽那小子给娃娃看看……寂离一想到贺羽,就惆怅起来,不知道死小子怎么样了,竟然消息全无,回老家也没碰上人,药王府的人都说他没回来。

  贺羽和萧洛现在的状态是相聚却无法相守,寂离也不知道怎么个情况,不过贺羽那性子,够呛!萧洛这个不争气的,一定要想法子把人照顾好才行。

  蛮王的命数是活的,但是极黑暗伤悲,看来他还没从蒋云的事情里走出来,但是蒋云的命数是等待……竟然不是死!这让寂离有几分欣喜。

  另外还有个有趣的卦象,他当年见过的那个蒋云家的漂亮小娃,如今遇到了两个混世魔王。这俩混世魔王命极硬,有一个竟然和他家小黄是连星。

  找了块石头坐下继续算——辕珞算出来是疾病缠身、齐亦是征战沙场、齐灵命数将尽,寂离惆怅。但齐灵又生下的一子,也就是小黄同母异父的弟弟,竟然是颗景星,龙凤之姿帝王之象,还和蒋云他那个儿子是连星。

  “要死了,这什么命盘啊!”寂离接着摇鼓,又摇到蒋云遇到的另一个混世魔王与北边一个混熟魔王是连星。

  寂离犹豫了一下,把鼓塞到怀里,站起来要走,一想又觉得不甘心,抬腿踹了一旁的一块石头一脚,“死辕冽!”

  踹完了,寂离别别扭扭拿出刚刚藏到怀里的拨浪鼓转了转,嘴里念念有词,神算子中特,鼓停下,一看……寂离张大了嘴,“近在眼前?!”

  寂离后悔,跑什么?刚刚也没仔细看一眼,说不定是喝多了产生幻觉。于是他又回头找,找了半天,没人!叹口气,寂离再踹了石头一脚,“笨!”

  “这叫蓄须明志。”那人张嘴说话,声音可不就是辕冽么!依旧是那么清清冷冷,只是话语中,含着一份笑意,“不想见就不剃须。”

  “他怕你又跑了,就索性跟着你,你就跑不了了。”辕冽一把将人拉过来,“加上之前那一年,总共六年,你才是没良心的笨蛋!”

  寂离笑了笑,甩手丢了拨浪鼓,上前挽住辕冽的胳膊,“十年后,小黄黄就十六岁了!到时候会很乱啊。”

  “嗯,再乱也是后辈的事,我们这一辈乱完了。”辕冽拉着寂离的手,带他翻身上了林子外边的黑马,“这十年,只属于我们,要开开心心地过。”

  相关链接:玖玖资源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