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海盛素电气科技有限公司

提交需求|联系我们| 请电800-5454-878

更生之鬼眼奇谋030 有人肉要吃吗

发布时间 :2018-11-10 03:26

  浓郁的血腥味充斥鼻间,纪箐歌忍不住皱了下眉。没有想象中的慌乱无措,相反的,她面色平静,半点挣扎都没有。

  身后的人在这种时候还笑得出来,仿佛是知道她不会叫一般,松开了捂住她嘴巴的手,“纪小姐好像已经猜到是我了。”

  原先他的撤退很完美,只是中途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出了差错,被司骆带着人围攻,属下护着他冲出了包围圈,也正因为这样,他们这边损失严重,就连自己也受了点伤。追逐之间,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,就奔向了这个小区!

  他事先调查过纪箐歌,自然知道她家是住在这里。原先他一直潜伏在黑暗下的灌木丛里,没有想到这么凑巧,纪箐歌刚回来!

  纪箐歌缓缓转过身来,看见他身上的衣服多处有血迹,也不知道到底哪里受了伤,不着痕迹的瞥了一眼,旋即垂下眼眸,看着还在指着自己的手枪,“司徒帮主这话说的很奇怪,我跟你无缘无故的,你过的好不好,与我何关?”

  司徒衡双眼微眯,瞧着她从容的样子,心中不知道在想什么,只是又咧嘴露出了个笑容。他脸上不知道溅着谁的血,看起来无比狰狞,“你胆子,真的很大。”

  他之前说错了,这个女人的自傲,不是来自于易家,也不是来自于程家,而是来源于她对自己本身实力的坚信!她相信她自己有这个本事也有这个能力可以在他面前狂妄!

  “谢谢夸张!”纪箐歌很坦然的接受,旋即挑眉看向司徒衡,“司徒帮主,时间不早了,我得回去休息了。”

  被她这话给气得笑出了声,司徒衡动了动自己手中的手枪,“可惜你好想眼神不太好,不清楚你自己现在是什么状况。”

  这个女人,气人的本事也是一绝!要是别人遇到这样的情况,要么吓得魂不附体,要么就是唯唯诺诺,生怕一个不小心就惹来杀身之祸。可她倒好,嘴角弯起的弧度就没有变过,甚至于,她还说自己要去休息了!

  附近的路灯的光撒下来,仿佛是从黑暗中撕出了一个口子。而他们就站在这个细缝里,要么陷入黑暗里,要么等待迎接遥远的光明。

  只见原先还站在他面前的纪箐歌不知道什么时候闪到了他的身后,手掌下暗含着凌厉的掌风!司徒衡侧身的同时手化为爪,神算子中特,想要钳住纪箐歌的胳膊……只见两道黑影你来我往,期间伴随着空气的爆破声,肉体相撞间发出的闷哼声!

  “咔嚓。”一声轻微的响声,司徒衡面色一变,手中的枪便被纪箐歌夺到了手中,黑洞洞的枪口正对准了自己!

  没有想到,纪箐歌的身手竟然这样好,是他大意了!他已经高看了她,没有想到却还是低估了!这个女人,果然能给他意想不到的惊喜!

  “我之前说过了,我对你没有半分的兴趣。”纪箐歌对他那阴冷的目光视而不见,“不过我想青龙帮的易帮主会对你有点兴趣。”

  这个女人跟青龙帮交好,难道她打算把自己交给易晟以换取对方更多的照顾?不,她自己都有这本事,压根不需要靠易家!

  “无趣。”纪箐歌撇撇嘴,打了个哈欠,“我可以不把你交给易帮主,不过有点小事,需要司徒帮主帮忙。”

  司徒衡面相无血灾,近日内肯定出不了事。所以,即便交到青龙帮手中,也能给他逃脱。到那时候,自己肯定会被他记恨在心。

  只是自己惹了他,她倒没有什么好怕的。只是这人性情扭曲,她怕会牵连自己的家人朋友。与其给自己制造个仇人,不如让他承自己一个人情。

  在她消失的这十几年里,肯定是发生了什么。现在的她,肯定不只是单纯的顾氏千金这么简单,不然的话,她不可能会拥有那么利落果断的身手!不过,她感兴趣的倒不是她到底有着什么样的不可告人的秘密。她把她当朋友,何况容晏……

  “我能夺第一次,自然也能夺第二次。”纪箐歌轻飘飘的看了他一眼,神算子玄机图,也露出了个恶趣味的笑容,“司徒帮主,你的胳膊痛吗?腰侧那刀伤好了吗?哦,你小腿上的子弹的刮痕似乎不少。”

  好在这个点家里人都休息了,纪箐歌径直上了楼,推开自己房间的门,刚开灯,便见到刚才还在楼下的司徒衡正站在自己房间里。

  眼底不自觉染上了点怒意,纪箐歌走了进去,看向正朝着自己露出个邪笑的司徒衡,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
  而司徒衡却恍若不觉,环顾了一圈,毫无顾忌的在她柔软的大床上坐了下来,“我好想没有地方可去,想来想去,也只有你这里最安全。”

  自己这边的人肯定得知了自己出事的消息,但是要接应的话肯定赶不上这么快!外边到处都是青龙帮的人,他要是不想自投罗网的话,只能等明天天亮。

  “最安全?”纪箐歌似乎是念叨了几遍这句话,旋即挑眉看了他一眼,冷笑,“我觉得我这里,是最危险的地方才对!”

  再者说了,其实他今晚能出事,其实都是拜她所赐!他安排的撤退路线很安全,要不是他在酒宴上对容晏说了那句话,肯定没有这无妄之灾。她那个诀,可不是随便捏的!

  “没力气了。”司徒衡也不在意她的话,像是耍赖般仰面躺了下来,还故意刺激纪箐歌一般发出了舒服的叹息声,“哎,奔波了一天,可真是累惨了。”

  纪箐歌眼底冷光一闪而过,她上前几步,看着一动也不动的司徒衡,面色不断的变幻,“你当真以为我不敢对你下手?”

  她只是怕惹麻烦而已,不代表她会怕了这麻烦!她现在要是无声无息的杀了他,然后处理好一切,没有人会追查到她身上!

  毕竟,谁能想到堂堂黑麒帮帮主,会躲在一个只见过一面的人的家里呢?更何况,从他们各自的立场看来,他们还是敌人。

  听出了她话里的冷意,司徒衡却似乎断定她不敢对自己下杀手,翻了个身起来,又扫了一眼房间,“有没有药箱?我手上的伤似乎还在流血。”

  她的确是不想杀他,毕竟她与他无冤无仇的,让她杀人她过不了自己那一关。但是,惹了她还想让她伺候?

  见她一副我见死不救的样子,司徒衡也不知道自己还气还是该笑,只能在她的眼神下,毫无顾忌的随手拿过一把剪刀开始剪她的床单。

  又是进了浴室随便清洗了下自己身上的血迹,然后熟练的用撕好的床单给自己简单的做了包扎,司徒衡这才跟个大爷似的重新坐了下来,“有吃的没?”

  “有人肉,要吃吗?”看着满室的狼藉,纪箐歌只觉得自己心中的火苗正在猛的网上蹿,“旁边不是有剪刀吗?自己剪块肉吃了吧。”

  纪箐歌坐在椅子上,掏出自己口袋里的盒子捏在手上,不知道在想什么。司徒衡见她这模样,双眼晦涩难明。

  此时已经是后半夜,再有三四个小时就天亮。两人似乎都没有睡觉的打算,互相看了对方一眼,旋即各自掏出了手机。

  不过半个小时,他的手机响了起来。他皱眉看了纪箐歌一眼,也不接电话,掐断之后站起来,似乎是打算离开。

  司徒衡知道她是在暴怒的边缘,嘴角的邪气更盛。他性子本就乖戾,换做是平时,他肯定不会这么轻易放过她。但现在,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,更何况……

  看着眼前的一片狼藉,纪箐歌在心中狠狠记上了一笔,这才认命的收拾了一遍。好在她今天已经高考完毕,不用去上课,睡到自然醒都不会有人打扰。

  果不其然,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已经快要到正午,她已经很久没有起那么晚了。伸了个懒腰,她刚想起床,手机铃声便响了起来。

  这个手机自己给她很久了,但她从来都没有用过。不知道怎么的,此时接到她的电话,心里莫名升起了一股不安。

  “我不知道……”她似乎是在一个狠狭窄的空间,但又很安静,只听得到她急促的呼吸声和时不时的抽泣声,“救我……”

  纪箐歌还想说什么,电话那头似乎有人在用力的拍着门,旋即她便听到了秦莲惊慌失措的一声惊呼,然后电话里只剩下了嘟嘟嘟的声音。

  好端端的,秦莲怎么会出事?从刚才电话那头的动静来看,她应该是跟什么人在一起,而且,她对那个人很忌惮!